首页>电竞首页>要闻资讯> 正文

【小说】坑货二三事

2018/7/17 17:04:07来源:广西艺术学院 分享到


      其实呢,对于随波逐流慢慢步入社会的我来说,其实真的是很感谢《英雄联盟》这款游戏,它承载了我太多太多的心血。
      但有什么办法呢,时过境迁,我从目送着一个个学长离开社团,变成了被目送的那个学长。或许我们终将成为自己讨厌的那个人?
      慢慢地,接触的人变了,事变了,好像《英雄联盟》真的慢慢地离我远去了。

      看着自己学校社团的标志,眼中黯然、落寞、不舍皆有。
      那能怎么样呢……
      好了其实今天想说的不是这个。
      电子竞技,菜是原罪。
     所以大家好像对于“坑”都有一种莫名的抵触。
     哪怕他是你很好的朋友。
     作为一个站在段位表上层的玩家,在和他们开黑的时候,其实很多时候都已经能做到古井无波的境界了。
     为什么?

      不是我释然了,而是我默认和他们一起玩的时候,他们是绝对会给我掉链子的。
      骂他们?有用吗?
      如果骂人能让队友不犯错能让队友carry起来,那我相信早年的国服四大喷子绝对是站在段位表顶端的人。
      所以大多时候我对于他们都是一个包容的状态。
      就好比如我最早和宿舍的一个小萌新solo的时候,那时候我们刚刚进大学。互相不知道段位的情况下,开始了一场中路solo。
      打到8分钟,以我的一波单杀作为这场solo的落幕。
      旁边的另一个朋友问我,你觉得他强么?
      我挠了挠头,说:“我第一次想单杀他的时候失败了,我很多次预判他的走位,但是他就好像猜透了我的心思一样,虽然在补刀方面有些不足,但是他的意识是真的好,应该是在白金到钻石左右,只打了一把看不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。”
      然后他又去问小萌新。
      “他有几个技能打我都打空了,我躲都没躲,就是他补刀挺厉害的,第一次回家比我多一把长剑,不然他根本不可能打得过我。”
      “那你觉得他什么段位呢?”
      “过不了白银三。”
      长达三分钟的寂静……
      然而我也没告诉他的真实段位,其实这样挺好的。免得被当成以大欺小。
      但毕竟我们住在一个宿舍,他的段位太低,我也没什么兴趣和他一起双排虐菜,思来想去还是一个人单排打打自己的号比较好一点。

      某一次从厕所里出来的时候,小萌新如同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生父亲一样,抱住我的大腿哭诉。
      “大神啊!求求你带我上上分吧!以后不要说肥皂了,我帮你捡流出来的沐浴露也可以啊!”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坐在地上,抱着我的腿死都不放开。但我还是注意到他偷偷的把鼻涕蹭在了我新买的裤子上。
      “你能走远一点吗,很恶心的……”
      “不行,除非你答应我带我上分。”
      “我又没说不带,你能松手吗……”
      “不行,你得把我带上黄金!”
      “那你也得先放手啊……”
      这就是我第一次和远低于我段位的朋友开黑的经历。
      他喜欢打野,喜欢带节奏。
      当然大多数时候带的都是队友的节奏。
      诸如我打中路的时候送对面打野单BUFF或是我打上路的时候送对面双BUFF。他总是可以很轻易地挑起我的火气。

      久而久之,我也就习惯了。
      不是我释然了,不是我脾气变好了。
      而是默认带着他,我是赢不了的。
      哪怕是远低于王者局的青铜局。
      就这样,我的生活变成了赢了是他carry输了是我背锅的生活。
      为什么?
      “你说你一个王者,带我打青铜局没打赢?你还好意思说?”
      “你说你一个王者,打个青铜局有这种碾压的数据不是很正常嘛?”
      嗯……这似乎就是他的心路历程。
      总的来说,和他一起玩游戏还是挺欢乐的。

      其实对于自己而言,其实菜不菜都不是原罪。
      只要他是你的好基友。
      再菜。
      你也会笑着和他继续打下去。
      不是么?
      想到这里,我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宿舍,嘴角的笑容慢慢地消退了。
      收拾收拾宿舍,准备毕业了。
      这样想着,我跳下了床铺。

(实习编辑:廖成)

评论

共有条评论